菜根譚 (下)


  1. 言者多不顧行 談者未必真知

    談山林之樂者,未必真得山林之樂:厭名利之談者,未必盡忘名利之情。

  2. 無為無作 優遊清逸

    釣水,逸事也,尚持生殺之柄;奕棋,清戲也,且動戰爭之心。可見喜事不如省事之為適,多能不若無能之全真。

  3. 春色為人間之蛫╮@秋氣見天地之真吾

    鶯花茂而山濃谷豔,總是乾坤之幻境;水木落而石瘦崖枯,才見天地之真吾。

  4. 世間之廣狹 皆由於自造

    歲月本長而忙者自促,天地本寬而卑者自隘,風花雪月本閒而勞攘者自冗。

  5. 樂貴自然真趣 景物不在多遠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間,煙霞俱足;會景不在遠,蓬窗竹屋下,風月自賒。

  6. 心靜而本體現 水清而月影明

    聽靜夜之鐘聲,喚醒夢中之夢;觀澄潭之月影,窺見身外之身。

  7. 天地萬物 皆是實相

    鳥語蟲聲,總是傳心之訣;花英草色,無非見道之文。學者要天機清澈,胸次玲瓏,觸物皆有會心處。

  8. 觀形不如觀心 神用勝過跡用

    人解讀有字書,不解讀無字書;知彈有弦琴,不知彈無弦琴。以跡用,不以神用,何以琴書之趣?

  9. 心無物欲乾坤靜 坐有琴書便是仙

    心無物欲,即是秋空霽海;坐有琴書,便成石室丹丘。

  10. 歡樂極兮哀情多 興味濃後感索然

    賓朋雲集,劇飲淋漓樂矣,俄而漏盡燭殘,香銷茗冷,不覺反成嘔咽,令人索然無味。天下事率類此,奈何不早回頭也。

  11. 知機真神乎 會趣明道矣

    會得個中趣,五湖之煙月盡入寸裡;破得眼前機,千古之英雄盡歸掌握。

  12. 萬象皆空幻 達人須達觀

    山河大地已屬微塵,而況塵中之塵;血肉身軀且歸泡影,而況影外之影。非上上智,無了了心。

  13. 泡沫人生 何爭名利

    石火光中爭長競短,幾何光陰?蝸牛角上較雌論雄,許大世界?

  14. 極端空寂 過猶不及

    寒燈無焰,敝裘無溫,總是播弄光景;身如槁木,心似死灰,不免墮在頑空。

  15. 得好休時便好休 如不休時終無休

    人肯當下休,便當下了。若要尋個歇處,則婚嫁雖完,事亦不少;僧道雖好,心亦不了。前人云:「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覓了時無了時。」見之卓矣。

  16. 冷靜觀世事 忙中去偷閒

    從冷視熱,然後知熱處之奔馳無益;從冗入閒,然後覺閒中之滋味最長。

  17. 不親富貴 不溺酒色

    有浮雲富貴之風,而不必巖棲穴處;無膏肓泉石之癖,而常自醉酒耽詩。

  18. 恬淡適己 身心自在

    競逐聽人,而不嫌盡醉;恬淡適己,而不誇獨醒,此釋氏所謂不為法纏,不為空纏,身心兩自在者。

  19. 廣狹長短 由於心念

    延促由於一念,寬窄係之寸心。故機閒者,一日遙於千古;意廣者,斗室寬若兩間。

  20. 栽花種竹 心境無我

    損之又損,栽花種竹,儘交還烏有先生;忘無可忘,焚香煮茗,總不問白衣童子。

  21. 知足則仙凡路異 善用則生殺自殊

    都來眼前事,知足者仙境,不知足者凡境;總出世上因,善用者生機,不善用者殺機。

  22. 守正安分 遠禍知道

    趨炎附勢之禍,甚慘亦甚速;棲恬守逸之味,最淡亦最長。

  23. 與閒雲為友 以風月為家

    松澗邊,攜杖獨行,立處雲生破衲;竹窗下,枕書高臥,覺時月侵寒氈。

  24. 存道心 消幻業

    色慾火熾,而一念及病時,便興似寒灰;名利飴甘,而一想到死地,便味如嚼蠟。故人常憂死慮病,亦可消幻業而長道心。

  25. 退步寬平 清淡悠久

    爭先的徑路窄,退後一步,自寬平一步;濃豔的滋味短,清淡一分,自悠長一分。

  26. 修養定靜工夫 臨變方不動亂

    忙處不亂性,須閒處心神養得清;死時不動心,須生時事物看得破。

  27. 隱者無榮辱 道義無炎涼

    隱逸林中無榮辱,道義路上無炎涼。

  28. 去思苦亦樂 隨心熱亦涼

    熱不必除,而除此熱惱,身常在清涼臺上;窮不可遣,而遣此窮愁,心常居安樂窩中。

  29. 居安思危 處進思退

    進步處便思退步,庶免觸藩之禍;著手時先圖放手,才脫騎虎之危。

  30. 貪得者雖富亦貧 知足者雖貧亦富

    貪得者,分金恨不得玉,封公怨不受侯,權豪自甘乞丐;知足者,藜羹旨於膏梁,布袍煖於狐貉,編民不讓王工。

  31. 隱者高明 省事平安

    矜名不若逃名趣,練事何如省事閒。

  32. 超越喧寂 悠然自適

    嗜寂者,觀白雲幽石而通玄;趨榮者,見清歌妙舞而忘倦。唯自得之士,無喧寂,無榮枯,無往非自適之天。

  33. 得道無牽繫 靜躁兩無關

    孤雲出岫,去留一無所繫;朗鏡懸空,靜躁兩不相干。

  34. 濃處味短 淡中趣長

    悠長之趣,不得於釀釅,而得於啜菽飲水;惆恨之懷,不生於枯寂,而生於品竹調絲。固知濃處味常短,淡中趣獨真也。

  35. 理出於易 道不在遠

    禪宗曰;「饑來吃飯倦來眠。」詩旨曰:「眼前景緻口頭語。」蓋極高寓於極平,至難出於至易。有意者反遠,無心者自近。

  36. 動靜合宜 出人無礙

    水流而境無聲,得處喧見寂之趣;山高而雲不礙,悟出有入無之機。

  37. 執著是苦海 解脫是仙鄉

    山林是勝地,一營戀便成市朝;書畫是雅事,一貪痴便成商賈。蓋心無染著,欲境是仙都;心有係戀,樂境成苦海矣。

  38. 躁急則昏 靜極則明

    時當喧雜,則平日所記憶者,皆漫然忘去;境在清寧,則夙昔所遺忘者,又恍然現前。可見靜躁稍分,昏明頓異也。

  39. 臥雲弄月 絕俗超塵

    蘆花被下,臥雪眠雲,保全得一窩夜氣;竹葉杯中,吟風弄月,躲離了萬丈紅塵。

  40. 鄙俗不及風雅 淡泊反勝濃厚

    袞冕行中,著一藜杖的山人,便增一段高風;漁樵路上,著一袞衣的朝士,轉添許多俗氣。固知濃不勝淡,俗不如雅也。

  41. 出世在涉世 了心在盡心

    出世之道,即在涉世中,不必絕人以逃世;了心之功,即在盡心內,不必絕欲以灰心。

  42. 身放閒處 心在靜中

    此身常放在閒處,榮辱得失誰能差遣我?此心常在安靜中,是非利害誰能瞞昧我?

  43. 雲中世界 靜堸悟[

    竹籬下忽聞犬吠雞鳴,恍似雲中世界;芸窗中雅聽蟬吟鴉噪,方知靜堸悟[。

  44. 不希榮達 不畏權勢

    我不希榮,何憂乎利祿之香餌;我不競進,何畏乎世宦之危機。

  45. 聖境之下 調心養神

    徜徉於山林泉石之間,而塵心漸息;夷猶於詩書圖畫之內,而俗氣潛消。故君子雖不玩物喪志,亦常借境調心。

  46. 春之繁華 不若秋之清爽

    春日氣象繁華,令人心神迨蕩,不若秋日雲白風清,蘭芳桂馥,水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俱清也。

  47. 得詩家真趣 悟禪教玄機

    一字不識,而有詩意者,得詩家真趣;一_?不參,而有禪味者,悟禪教玄機。

  48. 像由心生 像隨心滅

    機動的,弓影疑為蛇蝎,寢石視為伏虎,此中渾是殺氣;念息的,石虎可作海鷗,蛙聲可當鼓吹,觸處俱見真機。

  49. 來去自如 融通自在

    身如不繫之舟,一任流行坎止;心似既灰之木,何妨刀割香塗。

  50. 憂喜取捨之情 皆是形氣用事

    人情聽鶯啼則喜,聞蛙鳴則厭,見花則思培之,遇草則欲去之,但是以形氣用事。若以性天視之,何者非自鳴其天機,非自暢其生意也。

  51. 夢幻空華 真如之月

    髮落齒疏,任幻形之凋謝;鳥吟花開,識自性之真如。

  52. 欲心生邪念 虛心生正念

    欲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見其寂;虛其中者,涼生酷暑,朝市不知其喧。

  53. 富者多憂 貴者多險

    多藏者厚亡,故知富不如貧之無慮;高步者疾顛,故知貴不如賤之常安。

  54. 讀易松間 談經竹下

    讀易曉窗,丹砂研松間之露;談經午案,寶磬宣竹下之風。

  55. 人為乏生趣 天機在自然

    花居盆內終乏生機,鳥入籠中便減天趣;不若山間花鳥錯集成文,翱翔自若,自是悠然會心。

  56. 煩惱由我起 嗜好自心生

    世人只緣認得我字太真,故多種種嗜好,種種煩惱。前人云:「不復知有我,安知物為貴?」又云:「知身不是我,煩惱更何侵?」真破的之言也。

  57. 以失意之思 制得意之念

    自老視少,可以消奔馳角逐之心;自瘁視榮,可以絕紛華靡麗之念。

  58. 世態變化無極 萬事必須達觀

    人情世態,倏忽萬端,不宜認得太真。堯夫云:「昔日所云我,而今卻是伊;不知今日我,又屬後來誰?」人常作是觀,便可解卻胸中罥美矣。

  59. 鬧中取靜 冷處熱心

    熱鬧中著一冷眼,便省許多苦心思;冷落處存一熱心,便得許多真趣味。

  60. 世間原無絕對 安樂只是尋常

    有一樂境界,就有一不樂的相對待;有一好光景,就有一不好的相乘除。只有尋常家飯,素位風光,才是安樂的窩巢。

  61. 接近自然風光 物我歸於一如

    簾櫳高敞,看青山綠水吞吐雲煙,視乾坤之自在;竹樹扶疏,任乳燕鳴鳩送迎時序,知物我之兩忘。

  62. 生死成敗 一任自然

    知成之必敗,則求成之心不必太堅;知生之必死,則保生之道不必過勞。

  63. 處世流水落花 身心皆得自在

    古德云;「影掃階塵不動,月輪穿沼水無痕。」吾儒云:「流任急境常靜,花落雖頻意自閒。」人常持此意,以應事接物,身心何等自在。

  64. 勘破乾坤妙趣 識見天地文章

    林間松韻,石上泉聲,靜裡聽來,識天地自然鳴佩;草際煙光,水心雲影,閒中觀去,見乾坤最上文章。

  65. 猛獸易服 人心難制

    眼看西晉之荊榛,猶矜白刃;身屬北邙之狐兔,尚惜黃金。語云:「猛獸易服,人心難降;谿壑易填,人心難滿。」信哉。

  66. 心地能平穩安靜 觸處皆青山綠水

    心地上無風濤,隨在皆青山綠水;性天中有化育,觸處見魚躍鳶飛。

  67. 生活自適其性 貴人不若平民

    峨冠大帶之士,一旦睹輕簑小笠飄飄然逸也,未必不動其咨嗟;
    長筵廣席之豪,一旦遇疏簾淨几悠悠焉靜也,未必不增其綣戀。
    人奈何驅以火牛,誘以風馬,而不思自適其性哉。

  68. 處世忘世 超物樂天

    魚得水逝,而相忘乎水;鳥乘風飛,而不知有風。識此可以超物累,可以樂天機。

  69. 人生本無常 盛衰何可恃

    狐眠敗砌,兔走荒臺,盡是當年歌舞之地;露冷黃花,煙迷衰草,悉屬舊時爭戰之場。盛衰何常,強弱安在,念此,令人心灰。

  70. 寵辱不驚 去留無意

    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71. 苦海茫茫 回頭是岸

    晴空朗月,何處不可翱翔,而飛蛾獨投夜燭;清泉綠草,何物不可飲啄,而鴟鴞偏嗜腐鼠。噫,世之不為飛蛾鴟鴞者,幾何人哉?

  72. 求心內之佛 卻心外之法

    才就筏便思舍筏,方是無事道人;若騎驢又復覓驢,終為不了禪師。

  73. 以冷情當事 如湯之消雪

    權貴龍驤,英雄虎戰,以冷眼視之,如蟻聚羶,如蠅競血;
    是非蜂起,得失蝟興,以冷情當之,如冶化金,如湯消雪。

  74. 徹見真性 自達聖境

    羈鎖於物欲,覺吾生之可哀;夷猶於性真,覺吾生之可樂。知其可衷,則塵情立破;知其可樂,則聖境自臻。

  75. 心月開朗 水月無礙

    胸中即無半點物欲,已如雪消爐焰冰消日;眼前自有一段空明,時見月在青天影在波。

  76. 野趣豐處 詩興自湧

    詩思在灞陵橋上,微吟就,林岫便已浩然;野興在鏡湖曲邊,獨往時,山川自相映發。

  77. 見微知著 守正待時

    伏久者飛必高,開先者謝獨早,知此,可以免蹭蹬之憂,可以消躁急之念。

  78. 森羅萬象 夢幻泡影

    樹木至歸根,而後知華萼枝葉之徒榮;人事至蓋棺,而後知子女玉帛之無益。

  79. 在世出世 真空不空

    真空不空,執相非真,破相亦非真,問世尊如何發付?在世出世,徇欲是苦,絕欲亦是苦,聽吾儕善自修持。

  80. 欲望雖有尊卑 貪爭並無二致

    烈士讓千乘,貪夫爭一文,人品星淵也,而好名不殊好利;天子營家國,乞人號饔飧,分位霄壤也,而焦思何異焦聲。

  81. 毀譽褒貶 一任世情

    飽諳世味,一任覆雨翻雲,總慵開眼;會盡人情,隨教呼牛喚馬,只是點頭。

  82. 不為念想囚繫 凡事皆要隨緣

    今人專求無念,而終不可無。只是前念不滯,後念不迎,但將現在的隨緣打發得去,自然漸漸入無。

  83. 自然得真機 造作減趣味

    意所偶會便成佳境,物出天然才見真機,若加一分調停布置,趣意便減矣。白氏云:「意隨無事適,風逐自然清。」其言之也。

  84. 徹見自性 不必談禪

    性天澄澈,即飢餐渴飲,無非康濟身心;心地沉迷,縱談禪演_,總是播弄精魂。

  85. 心境恬淡 絕慮忘憂

    人心有個真境,非絲非竹,而自恬愉,不煙不茗,而自清芬。須念淨境空,慮忘形釋,才得以游衍其中。

  86. 真不離幻 雅不離俗

    金自礦出,玉從石出,非幻無以求真;道得酒中,仙遇花裡,雖雅不能離俗。

  87. 凡俗差別觀 道心一體觀

    天地中萬物,人倫中萬情,世界中萬事,以俗眼觀,紛紛各異,以道眼觀,種種是常,何須分別,何須取捨?

  88. 不茅蔬淡 頤養天和

    神酣,布被窩中,得天地沖和之氣;味足,藜羹飯後,識人生淡泊之真。

  89. 了心悟性 俗即是僧

    纏脫只在自心,心了則屠肆糟廛,居然淨土。不然,縱一琴一鶴,一花一卉,嗜好雖清,魔障終在。語云:「能休塵境為真境,未了僧家是俗家。」信夫。

  90. 斷絕思慮 光風霽月

    斗室中萬慮都捐,說甚畫棟飛雲,珠簾捲雨;三杯後,一真自得,唯知素琴橫月,短笛吟風。

  91. 機神觸事 應物而發

    萬籟寂寥中,忽聞一鳥弄聲,便喚起許多幽趣;萬卉催剝後,忽持一枝擢秀,便觸動無限生機。可見性天未常枯槁,機神最宜觸發。

  92. 操持身心 收放自如

    白氏云:「不如放身心,冥然任天造。」晁氏云:「不如收身心,凝然歸寂定。」放者流為猖狂,收者入於枯寂。唯善操身心者,壩柄在手,收放自如。

  93. 自然人心 融合一體

    當雪夜月天,心境便爾澄澈;遇春風和氣,意界亦自沖融。造化,人心,混合無間。

  94. 不弄技巧 以拙為進

    文以拙進,道以拙成,一拙字有無限意味。如桃源犬吠,桑間雞鳴,何等淳龐。至於寒潭之月,古木之鴉,工巧中便覺有衰颯氣象矣。

  95. 以我轉物 逍遙自在

    以我轉物者,得固不喜,失亦不憂,大地盡屬逍遙;以物役我者,逆固生憎,順亦生愛,一毛便生纏縛。

  96. 形影皆去 心境皆空

    理寂則事寂,遣事執理者,似去影留形;心空則境空,去境存心者,如聚羶卻蚋。

  97. 任其自然 萬事安樂

    幽人清事總在自適,故酒以不勸為歡,棋以不爭為勝,笛以無腔為適,琴以無弦為高,會以不期約為真率,客以不迎送為坦夷。若一牽文泥跡,便落塵世苦海矣。

  98. 因及生死 萬念灰冷

    試思未生之前有何像貌,又思既死之後作何景色,則萬念灰冷。一性寂然,自可超物外,遊像先。

  99. 卓智之人 洞燭機先

    遇病而後思強之為寶,處亂而後思平之為福,非蚤智也;倖福而先知其為禍之本,貪生而知其為死之因,其卓見乎。

  100. 雌雄妍醜 一時假相

    優人傅粉調朱,效妍醜於毫端,俄而歌殘場罷,妍醜何存;奕者爭先競後,較雌雄於著子,俄而局盡子收,雌雄安在。

  101. 風月木石之真趣 惟靜與閒者得之

    風花之瀟洒,雪月之空清,唯靜者為之主;水木之榮枯,竹石之消長,獨閒者操其權。

  102. 天全欲淡 雖凡亦仙

    田父野叟,語以黃雞白酒則欣然喜,問以鼎食則不知;語以蘊袍裋褐則油然樂,問以袞服則不識。其天全,故其欲淡,此是人生第一個境界。

  103. 本真即佛 何待觀心

    心無其心,何於有觀?釋氏曰:「觀心者,重增其障。」物本一物,何待於齊?莊生曰:「齊物者,自剖其同。」

  104. 勿待興盡 適可而止

    笙歌正濃處,便自拂衣長往,羨達人撒手懸崖;
    更漏已殘時,猶然夜行不休,笑俗士沉身苦海。

  105. 修行宜絕跡於塵寰 悟道當涉足於世俗

    把握未定,宜絕跡塵囂,使此心不見可欲而不亂,以澄悟吾靜體;操持既堅,又當混跡風塵,使此心見可欲而亦不亂,以養吾圓機。

  106. 人我一視 動靜兩忘

    真寂厭喧者,往往避人以求靜,不知意在無人,便成我相,心著於靜,便是動根,如何到得人我一視,動靜兩忘的境界?

  107. 山居清洒 入都俗氣

    山居胸次清洒,觸物皆有佳思;見孤雲野鶴,而起超絕之想; 遇石澗流泉,而動澡雪之思;撫老檜寒梅,而勁節挺立; 侶沙鷗麋鹿,而機心頓忘。若一走入塵寰,無偏物不相關,即此身亦屬贅旒矣。

  108. 人我合一之時 則雲留而鳥伴

    興逐時來,芳草中撒履閒行,野鳥忘機時作伴;
    景與心會,落花下披襟兀坐,白雲無語漫相留。

  109. 禍福苦樂 一念之差

    人生福境禍區,皆念想造成,故釋氏云:「利欲熾然即是火坑,貪愛沉溺便為苦海;一念清淨烈焰成池,一念驚覺船登彼岸。」念頭稍異,境界頓殊,可不慎哉。

  110. 若要功夫深 鐵尺磨成針

    繩鋸木斷,水滴石穿,學道者須加力索;水道渠成,瓜熟蒂落,得道者一任天機。

  111. 機息心清 月到風來

    機息時,便有月到風來,不必苦海人世;
    心遠處,自無車塵馬跡,何須痼疾丘山。

  112. 落葉蘊育萌芽 生機藏於肅殺

    草木才零落,便露萌穎於根底;時序雖凝寒,終回陽氣於飛灰。肅殺之中,生生之意常為之主,即是可以見天地之心。

  113. 雨後山色鮮 靜夜鐘聲清

    雨餘觀山色,景象便覺新妍;夜靜聽鐘聲,音響尤為清雅。

  114. 雪夜讀書神清 登山眺望心曠

    登山使人心曠,臨流使人意遠;讀書於雨雪之夜,使人神情;舒嘯於丘阜之巔,使人興邁。

  115. 萬鍾一髮 存乎一心

    心曠,則萬鍾如瓦缶;心隘,則一髮似車輪。

  116. 要以我轉物 勿以物役我

    無風花月柳,不成造化;無情欲嗜好,不成心體。只以我轉物,不以物役我,則嗜慾莫非天機,塵情即是理境矣。

  117. 就身了身 以物付物

    就一身了一身者,方能以萬物付萬物;還天下於天下者,方能出世間於世間。

  118. 不可徒勞身心 當樂風月之趣

    人生太閒,則別念竊生;太忙,則真性不見。故士君子不可不抱身心之憂,亦不可不耽風月之趣。

  119. 何處無妙境 何處無淨土

    人心多從動處失真。若一念不生,澄然靜坐,雲興而悠然共逝,雨滴而冷然俱清,鳥啼而欣然有會,花落而瀟然自得。何地非真境,何物無真機。

  120. 順逆一視 欣戚兩忘

    子生而母危,?積而盜窺,何喜非憂也;貧可以節用,病可以保身,何憂非喜也。故達人當順逆一視,而欣戚兩忘。

  121. 風跡月影 過而不留

    耳根似飆谷投響,過而不留,則是非俱謝;心境如月池浸色,空而不著,則物我兩忘。

  122. 世間皆樂 苦自心生

    世人為榮利纏縛,動曰塵世苦海。不知雲白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鳥?,谷答樵謳,世亦不塵,海亦不苦,彼自塵苦其心爾。

  123. 月盈則虧 履滿者戒

    花看半開,酒飲微醉,此中大有佳趣。若至爛漫酕醄,便成惡境矣。履盈滿者,宜思之。

  124. 體任自然 不染世法

    山肴不受世間灌溉,野禽不受世間豢養,其味皆香而且冽;吾人能不為世法所點染,其臭味不迥然別乎。

  125. 觀物須有自得 勿徒留連光景

    栽竹種花,玩鶴觀魚,亦要有段自得處。若徒留連光景,玩弄物華,亦吾儒之口耳,釋氏之頑空而已,有何佳趣。

  126. 陷於不義 生不若死

    山林之士,清苦而逸趣自饒;農野之人,鄙略而天真渾具。若一失身市井駔儈,不若轉死溝壑,神骨猶清。

  127. 非分之收穫 陷溺之根源

    非分之福,無故之穫,非造物之釣餌,即人世之機阱。此處著眼不高,鮮不墮彼術中矣。

  128. 把握要點 卷舒自在

    人生原是一傀儡,只要根蒂在手,一線不亂,卷舒自在,行止在我,一毫不受他人提掇,便超出此場中矣。

  129. 利害乃世之常 不若無事為福

    一事起則一害生,故天下常以無事為福。讀前人詩云:「勸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又云:「天下常令萬事平,匣中不惜千年死。」雖有雄心猛氣,不覺化為冰霰矣。

  130. 茫茫世間 矛盾之窟

    淫奔之婦,矯而為尼;熱中之人,激而入道。清境之門,常為婬邪之淵藪也如此。

  131. 身在局中 心在局外

    波浪兼天,舟中不知懼,而舟外者寒心;猖狂罵坐,席上不知警,而席外者咋舌。固君子雖在事中,心要超事外也。

  132. 減繁增靜 安樂之基

    人生減省一分,便超脫一分,如交遊減便免紛擾,言語減便寡愆尤,思慮減則精神不耗,聰明減則混沌可完。彼不求日減而求日增者, 真桎梏此生矣。

  133. 滿腔和氣 隨地春風

    天運之寒暑易避,人世之炎涼難除;人世之炎涼易除,吾心之冰炭難去。去得此中之冰炭,則滿腔皆和氣,自隨地有春風矣。

  134. 超越口耳之嗜欲 得見人生之真趣

    茶不求精而壺亦不燥,酒不求洌而樽亦不空,素琴無絃而常調,短笛無腔而自適。縱難超越羲皇,亦可匹儔嵇阮。

  135. 萬事皆緣 隨遇而安

    釋氏隨緣,吾儒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蓋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則萬緒紛起,隨遇而安則無入不得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