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醫統大全 卷之七十四 痔漏門

明 徐春甫

痔漏門

病機

《素問•生氣通天論》曰︰因而飽食,筋脈橫解,腸 為痔。

注云︰(飽甚則腸胃橫滿,陽胃滿則筋脈解而不屬。故腸 而為痔也。痔病之源在此。)痺論曰︰飲食自倍,腸胃乃傷。

(觀乎此,則痔病於飲食太過,大腸受傷,益信矣,醉飽房勞所得。)《巢氏病源》云︰痔有五種,曰︰牡痔、日牝痔、曰脈痔、曰腸痔、曰血痔也。又有酒痔,肛門生瘡,或有血出,又有氣痔,大便難而血出,亦有肛出其外,良久不肯入者,皆由醉飽房勞,擾動氣血,而經脈流溢,滲漏腸間,沖發下部,名為諸痔,久而不愈,必變為漏。

〔牡痔〕肛邊發起肉珠如鼠奶,時時出膿血者,是也。

〔牝痔〕肛邊生瘡,腫痛突出,如 而出血者,牝痔也。

〔脈痔〕肛邊生瘡,癢而複痛,血出淋瀝者,脈痔也。

〔腸痔〕肛邊腫核,發寒熱往來而血出,或肛脫者,腸痔也。

〔血痔〕因大便而清血隨出者,血痔也。

〔酒痔〕其人酷飲而成,每遇飲酒即發腫痛而血流者,是也。

〔氣痔〕凡遇憂郁恐怒,立見腫痛,或血出是也。

李東垣曰︰飽食、用力、房勞,脾胃濕熱之氣下迫,大腸至 裂努出,其肉如櫻桃、雞心等狀,贅於肛門而成痔。蓋為病者,皆是濕、熱、風、燥四氣所傷,而熱為最多也。四氣者非六淫之邪,乃五臟之氣擾動,內發而作成也。如飲食勞倦動乎脾,憂恐動乎肺,恚怒動乎肝。諸動屬火,故熱多也。其腫而後重者,濕兼熱也,大便結者,燥兼熱也。

病機

《仁齋直指》云︰內蘊熱毒,醉飽勞役,多欲自戕,以致氣血下墜,結聚肛門,宿滯不散而沖突為痔也。

經云︰諸痛瘡瘍,皆屬於心。心主血,熱而下迫於大腸,所以為痔也。諸痔出血,肛門別有小竅,下血如線,不與大便同道。痔久不愈,必至穿穴,瘡口不台,漏無已時,此則變而為 矣。

病機

初生肛門成 不破者,為痔,久而破潰膿血黃水浸淫,淋瀝不止者,曰漏。此疾者皆由濕、熱、風、燥四氣相合而致之也。蓋因人之縱欲恣飲,喜怒無常,臟腑抑鬱,飲食自倍,腸胃乃傷,陰陽不和,關格壅滯,熱毒下注,血滲大腸,而為腸 痔漏之患矣。

病機

大便下血,先哲有糞前糞後遠近之說,此一端也。大抵此則大腸已受濕熱之傷,而但未形外也,此其所以為內痔者是也。人不知覺,悉謂腸風,複齋論深得病情,可謂詳切著明矣。

病機

若人醉飽行房,精氣脫泄,其脈空虛,酒熱之毒流著於脈,或因醉飽淫極而強忍泄,或因用藥固精弗泄,停積於脈,歸注大腸,以致木乘火勢而侮燥金,以火就燥,則大腸閉而痔漏作矣。

病機

《靈樞經》云︰足太陽膀胱之脈及筋,皆抵腰中,入絡腎,其支者貫臀足。故主筋為病則生此疾。由是推之,足厥陰之脈,環繞前後兩陰,故亦能為痔矣。每見患痔發則色清痛甚,謂筋苦急而然也。

病機

《直指》云︰痔漏患久,歲月累積,淫蝕腸頭,濕爛可畏,此果何物致然哉?蟲是也。其間用劑,又當為之化蟲,不然古方何以謂之蟲痔?

脈候

腸 下白沫,脈沉者生,脈浮者死。下膿血,脈滑大者生,脈懸絕則死。腸 脾脈外鼓,沉久自已,肝脈小緩易治,腎脈搏沉身熱則死,脈沉小實者易治,浮洪而軟弱者難愈。

治法

東垣云︰痔病皆濕、熱、風、燥四氣為病,其腫而後重者,濕兼熱也;大便結者,燥兼熱也;腸頭成塊者,濕也;大痛者,風熱也。此皆臟氣為病而顯其形也。治宜行氣和血,瀉火疏風,流濕澗燥,以調其內,淹洗塗敷,以治其外。腫痛雖定,而痔猶存也。若不去其根本,遇觸即發。以枯藥消去其痔,而絕其源。亦須調飲食、戒房勞、慎憂怒,內觀自養,使火不起,可保全安,否則雖服良藥,難複效也。

治法

丹溪云︰痔漏因風、濕、燥、熱歸於大腸,金失所養,木寡於畏。其為變見名狀,種種不同,曰牛奶,曰鼠奶,曰雞心,曰雞肝、曰蓮花,曰翻花,曰峰窩,曰穿腸,曰外痔。

雖名狀不一,而其因亦同焉。以苦寒瀉火,芩、連、梔子、槐花之類;以辛溫和血,當歸、川芎、桃仁之類;風邪下陷,以秦艽、荊、防、升麻之類;燥熱郁怫,以枳殼、麻仁、桃仁、大黃之類。不飲酒人庶幾易治。

治法

丹溪云︰治痔必須治血為主。大法用條芩涼大腸,人參、黃連、生地黃、槐角子生血涼血,當歸和血,升麻、川芎、枳殼寬腸。

漏瘡須服補藥,以生氣血,參、耆、歸、朮主之,外以附子為末作餅子如錢濃,以艾灸之。隨漏大小令微熱,不可令痛,乾則易之,再和再灸。如困且止,直至肉平為度。或用補氣血藥作膏貼之。

治法

經云︰脈陷為漏,留連肉腠。先陷血脈,次陷肌肉腠理,是氣不能榮運,遂作死肌,經久不愈,瘡口不收,風寒襲之,血脈內膿水漸成鵝管之狀。大抵漏瘡多生於肛門之畔,始起如豆,忽便腫疼,長如梅李,五六日濃膿而止,稍可而不收口。過半月或一月複腫而痛潰膿,發歇無定,後漸膿水不乾,終不能愈。《集驗》治法或灸百壯令開,或用針開之,一日三次,藥不耐疼者,一日二次敷之,取去死肌,鵝管令盡。次用兔毛、松香燒煙薰之,艾葉煎湯洗之,取香膏貼之,生肌散敷之即愈矣。須要戒酒勞苦,則不複作。病深者又不同也,用稻草心頂替針丸,探入鵝管,屈曲處再用火針開之,或替針丸咬開。次用稻草葉捻 之,取去死肌,鵝管路尚未斷,又依前法,以鵝管死肌去盡為度。穿腸者治之亦愈,但穿處不能完補耳。

春甫每用治漏之法,無出濕熱之方。病機誠如東垣、丹溪之論,大抵輕淺者,瀉火流濕潤燥疏風,悉可以愈,致於成漏穿腸串臀,支分節派,中有鵝管,年久深遠者,卒未可以易窺也。雖有三品錠子潰爛生肌,亦皆治其近淺之漏耳。其深遠者,必是《永類鈐方》掛線治法,庶可通達而除根矣。予郡程複齋深得此法之妙,誠所謂拔本塞源,治無不愈。茲並求其方法之詳,附錄以公天下,庶患斯疾者之有拔也。

治法

生氣通天論云︰因而飽食,筋脈橫解,腸痔為痔。東垣以為飽食用力房勞,以致脾胃濕熱氣下迫,大腸 裂。又云︰飽食負重,婦人難產,小兒痢疾,皆苦用力,亦致腸 。

此實受病之源。故 之淺者,則大陽半破,濕熱之氣滲歸腸之半表半裡,留連下陷,結核肛內,形如葡萄蓬蓮,阻塞穀道,臨廁脫肛,良久方收,名曰翻花。若因風熱糞燥便難,糞未下而痔先破,血出者有之。糞以下而痔後破,血出者有之。此皆內痔所為,因糞難易血出不同,又何有腸風下血遠近前後之理?故 之深者,則大腸全破,濕熱之氣滲出腸外,留連肉腠,橫流肛外,結核如櫻桃、牛奶、雞冠,或串陰或串陽,為囊癰為懸癰,或串臀為臀癰,膿水流久,內結鵝管、珊瑚,譬猶山洞之水,涓滴日久,結為鐘乳鵝管,枝幹蕃生,瘡孔散出,形如蜂窩、爛瓜,膚殘肌陷,久成痼疾,此皆外痔所致。故痔雖有內外腸 淺深不同,治者不思拔本塞源,但見大便結實,為燥兼熱;瘡腫後重,腸頭成塊,為濕兼熱;大痛為風兼熱;蟲蝕為木侮金,蓋木先朽而後生蠹,腸已 而毒始流。先正立方,行氣和血,瀉火疏風,以調其內,又用砒捻 瘡,爛去鵝管死肌,以治其外。觀此不過治標緩急而已,若 處迫近肛門,死肌既去腸頭肉長,此幸收功而已。 處幽遠,如以杖通陰溝, 處反大。是以旁瘡雖愈,正孔處迫近不久複作,咎歸病人。予患此疾一十七年,遍覽群書,悉遵古法,治療無功,幾中砒毒,不拘數瘡,上用草探一孔,引線系腸,外墜鉛錘,懸取速效,眾流俱涸,有何汛濫?線落日期,在瘡遠近,或旬日半月,出二旬,線既過肛,如錘脫落,以藥生肌,百治百中。若治內痔,則用敷藥,不犯砒,或用藥翻肛,或候自脫,以藥日敷,黃水既乾,內痔焦黑,七八日間黑肉脫去,以藥生肌,腸收如舊。縱有熱毒,皆隨糞下,後患再無。譬如夾洲既去,水歸中流,何有旁通壅滯之患?今因浙衢魯秋泉專門痔漏,線裹蛛網,每瘡 砒,亦頗收功。但其用藥野狼虎,高索謝貲,目擊心傷。所得方理,不敢自私,因書膚見,系諸方首,公之天下,永除斯疾云。

藥方

(東垣)秦艽蒼朮湯 治痔核已破,謂之痔漏。大便秘澀,必作大痛,此濕熱風燥四氣合而為病,故大陽頭成塊者,濕也。作大痛者,風也,大便結燥兼受火邪也。其西方肺金主氣,其體收下,亦能助病為邪,須當用破氣藥兼之,其效如神。

秦艽 桃仁(去皮尖,另研) 皂角仁(燒存性,各一錢) 蒼朮(米泔浸) 防風(七分) 黃柏(酒洗五分) 當歸尾(酒浸) 澤瀉(各三分) 檳榔(二分,另研)大黃(少許,雖大便秘澀亦不可多用)上件除檳榔、皂角仁、桃仁三味另研外,餘藥細切作一服,水三盞煎至一盞二分,去渣入檳榔等三味末子,再上火煎至一盞,空心熱服,少時以美膳壓之,不犯胃氣也。服藥日忌生冷、硬物及酒麵、大料、椒、薑等物,若犯之其藥無效。有膿者,加白葵花頭五朵去萼心、青皮五分入正藥中同煎,木香三分細末同檳榔末入。古人治此病,多以歲月待除之,惟此藥一服即愈。

(東垣)秦艽當歸湯 治痔漏,大便結燥痛甚。

大黃(煨,四錢) 秦艽 枳實(各一錢) 澤瀉 當歸尾 皂角仁 白朮(各五分)紅花(少許) 桃仁(二十枚,去皮尖)
水二盞煎一盞,食前服,忌如前。

秦艽羌活湯 治痔漏成塊下垂,不任其癢。

秦艽 羌活 黃耆 防風(各八分) 升麻 甘草(炙) 麻黃 柴胡(各五分)本(三分) 細辛 紅花(少許)
上水二盞煎八分服,忌風寒房事。

紅花桃仁湯 治因而飽食,筋脈橫解,腸 為痔。當補北方,寫中央。

黃柏 生地黃(一錢) 澤瀉(八分) 蒼朮(六分) 當歸尾 漢防己 防風梢豬苓(各五分) 麻仁(二分) 紅花(少許) 桃仁(十枚)
上咀,作一帖煎服,忌同前。

清心丸 治諸痔。《素問》云︰諸痛瘡瘍,皆屬於心。心主血熱,諸痔受病之源也,此藥主之。

黃連(淨一兩) 茯神(去木) 微赤茯苓(各半兩)
上為末,煉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一百丸,食前米飲下。患痔漏者,只吃白米粥,疏其腸胃,薄滋味為妙。

清涼飲 治諸痔熱証,大便秘結。

當歸 赤芍藥 甘草(炙) 大黃(蒸。各等分)
上咀,每服三錢,新汲水煎服。

槐角丸 治諸痔,及腸風下血脫肛。

槐角子(一兩) 防風 地榆 枳殼(麩炒) 當歸 黃芩(各半兩)
上為細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飲下。

雞峰烏金散 治痔漏。

穿山甲 刺刺 皮 黃牛角心 豬牙皂角 槐子 皂角刺 枳殼 貫眾 阿膠(各等分再夾和) 牛角上以 皮、穿甲同炒,另研為末,和入一處,每服一錢半,用胡桃肉研爛調酒,食前服。漏血不止當歸煎湯調下。

芎歸丸 治痔下血不止。

川芎 當歸 神曲(炒) 槐花(炒) 黃耆 地榆(各半兩) 荊芥穗 亂髮(燒存性) 木賊 阿膠(各一兩)
上為細末,煉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米飲下。

(《濟生》) 皮丸 治諸痔漏,年高虛弱之人,不宜多服。

豬左懸蹄 黃牛角腮 皮(一個,同上燒灰存性) 防風 貫眾 槐角子(炒)鱉甲(醋煮) 枳殼 雞冠花 槐花(炒) 黃耆 雷丸 黃連 白芷 當歸(酒浸)油髮灰 玄參(各半兩) 麝香(另研,五分)
上為末,米糊丸,梧桐子大。每服百丸,空心米飲下。

(危氏)黑丸子專治年久痔漏下血,用之累驗。

乾薑 百草霜(各一兩) 木饅頭(二兩) 烏梅 敗棕 柏葉 油發(各半兩,俱要燒灰存性入後藥) 桂心(三錢) 白芷(半兩)
上為末,醋糊丸,梧桐子大。空心米飲下三十丸。

(《宣明》)雞冠散 治痔漏腸風下血不止。

雞冠花 黃連 貫眾 川大黃 烏梅(各一兩) 甘草(七錢半)為末,每服三錢,米飲調日二服。

干葛湯 治酒痔。

干葛 枳殼 半夏(炙) 生地黃 茯苓 杏仁 黃芩 甘草(炙,各五分)
上水二盞,黑豆百粒,薑五片、白梅十個,煎一盞,食前服。

橘皮湯 治氣痔。

橘皮 枳殼(炒) 槐花(炒) 川芎 桃仁(去皮尖) 木香 檳榔 紫蘇 香附子 甘草(炙,各一錢)
上水二盞、薑三片、棗二枚,煎一盞,食前服。

荊枳湯 治氣滯發痔。

荊芥穗 枳殼(炒) 槐花 紫蘇 香附子 甘草(炙,各等分)為末,每服二錢,空心米湯調下。

逐瘀湯通利大小腸,取下惡物,凡痔熱証俱用,有瘀作痛神效。

川芎 白芷 赤芍藥 乾地黃 枳殼 阿膠 茯苓 五靈脂 莪朮 茯神 木通 甘草(生,各三錢) 桃仁(去皮尖,炒) 大黃(各錢半)
上作二服,每服水二盞、薑三片、蜜三匙,煎一盞,食前服,利為度。

寬腸丸 治內外痔。

枳殼 黃連 百藥煎(各等分)
上為細末,水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前米飲下。

椿皮丸 治痔漏下血疼痛。

東行椿根白皮(不拘多少)
上為細末,醋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米飲下。

樗皮丸 治痔漏下血及膿不止。

臭樗皮(微炒) 酸石榴皮 黃連 阿膠(炒,各一兩) 艾葉(三分,微炒)如前丸服。

(《直指》)收痔丸 治諸痔通用。

好阿膠(炒) 黃連 貫眾(各半兩) 尺長皂角(去弦醋炙) 皮(炙焦) 蜂房(炒焦) 蛇皮(略燒) 皂角刺(略燒) 穿山甲(微火燒令焦)當歸 川芎 槐花 豬後蹄垂甲(燒存性用,各二錢半)上醋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荊芥湯下。

皂角刺丸 治痔痛而複癢。

皂角刺(二兩,燒存性) 防風 槐花(各七錢半) 蛇床子 白礬(枯) 白蒺藜(炒去刺) 槐角子(各三錢) 羌活(各半兩) 蜂房(炒焦) 五倍子(各五分) 枳殼(炒)
上為末,醋調綠豆粉煮糊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以苦楝根煎湯下,仍用熱童便入白礬末澆洗肛門。

代赭石丸 治痔變,膿血不止。

代赭石( 醋淬研) 磁石( 煮米醋數沸淬七次研) 白礬(枯) 牡蠣灰 龍骨(研)皮(炙焦) 皂角刺(炒焦) 豬後蹄垂甲(燒各存性為末。) 赤石脂 川椒(焙)木賊(焙) 蜂房(炒,各等分)上細末,神曲糊丸,小豆大。每服五十丸,空心艾湯下。

地黃丸 治五痔滋陰必用之藥。

地黃(酒蒸,一兩半) 槐花(炒) 黃柏(炒) 杜仲(炒) 白芷(各一兩)山藥 山茱萸肉 獨活(各八錢) 澤瀉 牡丹皮(各六錢) 茯苓(七錢) 黃耆(一兩半) 白附子(二錢)上末,煉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飲下。

(《秘方》)無比丸 治一切痔漏。

象牙屑 血竭(各半兩) 沒藥 乳香 明雄黃(另研) 明朱砂(各三錢二分)蜂房(炒) 蟬蛻 牙皂莢(去皮弦,各三錢)
上為末,用好黃蠟二兩溶化,布濾淨,再入酒內煮化,冷定取起,蠟化開,和前藥急手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空心熱酒浸一錢五分嚼下,本酒吞送,七日全效。

(東谷)孫尚書方(南京戶部傳製驗)治痔漏有效。

明朱砂 明雄黃(各另妍)上二味再合乳極細聽用。川皮硝(淨一斤) 犍豬大腸頭二尺去油淨洗,以皮硝一斤盡裝入腸內,兩頭縛定入甑蒸熟取出,連腸埋土地中一七日取起,去腸將硝收貯淨瓷瓶中,每服用硝七分半,雄砂二分半,共一錢再搗勻,熱酒沖空心服之七日全愈。

(《三因》)五灰散 治五種痔瘡,不問內外,並宜服之。

鱉甲(治牝痔) 皮(治牡痔) 蜂房(治脈痔) 蟬蛻(治氣痔) 豬左足懸蹄(治腸痔。各等分)上各燒存性,隨証倍用一分為末,空心臨臥酒調二錢服。

豬臟丸 治痔漏下血。

豬臟頭(一條長二尺許洗淨控乾) 槐花(炒為末裝入腸內,兩頭線縛定,砂鍋醋煮爛慢火煮)上共搗爛,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當歸酒下。

藥方

(《心統》)茄柯湯洗痔極效。

茄柯 槐花(各用,陳者尤佳) 冬瓜皮 枳殼(各等分)上煎湯先薰後洗,卻敷後項藥愈。

敷藥外痔收如蓮實鼠奶,疼痛之甚,掃上即止。

真熊膽(不拘多少)以新水調成漿,雞翎掃之。

經驗方薰痔最效。

韭菜(不拘多少)先薰熱湯,以盆盛湯在內,盆上用器具蓋之,留一竅,卻以韭菜投於湯中泡之,以穀道坐竅之,令熱氣薰之,候溫用韭洗瘡不數次,腫消血止。

秘方 全蠍(五十枚) 燒煙置瓶中薰痔頃時,痛癢立止。

又方 蓖麻子(連殼) 天南星 防風(各半兩)為粗末瓶內燒煙薰。

(《聖惠》)蓮房枳殼湯洗痔極效。

乾蓮房 荊芥(各一兩) 枳殼 薄荷 朴硝(各半兩)上為粗末,水三碗煎二碗半,熱薰洗。

又方 東瓜皮煎湯洗效。

《直指方》五倍子燒煙如前法,置盆桶中坐薰患處,自然收縮。或用倍子一兩,打碎煎湯二碗,熱薰洗亦效。

一方 治痔痛不可忍,以枸杞根杵爛煎湯薰洗,痛立止。

一方 用槐花、艾葉、荊芥、枳殼水煎,入白礬末打勻薰洗。

一方 用木鱉子七枚、明礬二錢煎水薰洗。

一方 用藩籬草根煎湯薰洗,其花開稍似芙蓉。

一方 用馬齒莧煎湯薰洗,若肛門腫甚者,加皮硝尤效。

(《良方》)薰洗法諸痔流血皆效。

槐花(半兩) 蓮房(一個) 荊芥(三錢) 五倍子(半兩) 地榆(半兩)為末,每用半兩水二碗,煎入明礬三錢,如法薰洗。

側柏葉湯薰洗諸痔。

側柏葉(一兩) 槐枝(一握) 鏡面草 蚵 草(各一把) 黃連 黃芩 荊芥蛇床子(各一兩)上作四次,新汲水煎放桶中,如法薰洗。

七物湯薰痔效。

皂莢(三錠銼) 艾(一把) 鱉甲(一枚銼) 乾蝦蟆(一個,銼) 草烏(二枚)雄黃(半兩) 麝香(五分)上末拌勻,穿地上一穴,置炭火在內,上用蓋密,惟留一孔,旋入藥末一撮,在上薰。

蔥青散 治痔漏。

用蔥青內刮涎對停,入蜜調,先以木鱉子煎湯薰洗,然後敷藥,其冷如水。唐仲舉云︰嘗有一吏人苦此,渠族弟親合與之,早飯前敷,午後來謝於庭下,雲疾已安。

神效散洗痔凡富貴之人,多因嗜欲飲酒過度,喜怒不常,致生痔漏。或如鼠奶連珠,或肛門腸腫流膿漏血,其痛如割,不可忍者,但是諸腫痔漏及腸風下血,此藥治之,無有不效。

苦參 川椒 苦葫蘆 芫荽子 槐花 枳殼 荊芥 金銀花 白芷 連翹 獨活 小茴香 麻黃 牡蠣( ) 威靈仙 椿樹皮(各二兩)
上咀,每用半兩,水五碗蔥白三莖,煎五七沸,去渣以盆盛之,坐上薰洗甚效。一方加老黃茄子二個尤妙。

(複齋)葉線治法 治外痔並漏囊癰懸癰臀癰。

芫花入土根(不拘多少,搗自然汁於銅銚內,慢火熬成膏,以生絲線入膏再熬良久,膏濃為度,線陰乾,膏留後用)一治外痔有頭者,以藥線系之,候痔焦黑落下,再用綿裹豬鬃蘸藥,當納於竅中永不發。

一漏並三癰不論瘡孔數十,但擇近肛者,以馬蓮草探之。若一孔通腸者,先將銀條曲轉,探入穀道鉤出草頭,將線六七寸一頭挽成活套扣,以不挽線頭系草上引過大腸,解線頭穿活扣內出寸長,系三錢四五分鉛錘懸空墜之,坐臥方便使不粘衣,可取速效。每日早將線洗淨,約日長五分,仍要收上止留一寸,線穿七日,線下三寸之餘僻處補完。源頭既塞,未穿漏孔及三癰膿水再無,鵝管化盡俱先平複,瘡近肛十日半月線過肛門即下,瘡隔遠者,二十日後即落。若七日及落線後,旁瘡有未乾,此原腸 非止一口,仍要再穿。若穿不動者,以紙捻蘸代針散頂至痛,即曲折處三二次通即穿線,其線落下,再用生肌散。

生肌散龍骨(一兩火 ) 訶子(炮取肉,二錢)
上為細末,加輕粉三錢和勻,先洗瘡拭乾敷上日二次。

銀鉤套式馬蓮草即北方刷鍋刷帚也。

敷藥 治內痔並因痔腫脫肛。

豬胰(半斤,將大雄雞一只,籠餓一日移淨地,以胰子喂之,取糞晒乾,四兩之上為末。) 晉礬 朴硝(各一兩) 千葉雌黃 雄黃(各六錢) 綠膽礬(半兩)上各為末,以寬砂鍋盛之,先下雞屎一兩,次下晉礬一兩,次雌黃、次硝、次雄,再加晉礬、雞屎,以新瓦蓋鍋瓦上,簇火以青煙去盡為度,冷定取出,加乳香、沒藥各半兩,為極細末,或用脫肛散脫出肛門,或候自脫,將藥少許吐津調和,以新筆蘸敷瘡上,患者側臥縮一腳,恁瘡流去黃水,日上五次,夜上二次,逐次水洗,拭乾方可上藥,至三日後,瘡已焦黑,頻用防風、荊芥、連翹、苦參、倍子煎湯洗之。黑肉既落,上前生肌散,瘡去平複,腸收神效。此方不用砒,不作便閉,常用以治內痔之聖藥也。

(複齋)脫肛散磁石 軍薑(各一錢) 枯礬(五分)
上為極細末,以蔥涎調以綿絮蘸塞肛內,其瘡自翻出瘡既愈後,內須服補中益氣之劑,六味丸,八味丸。

藥方

(《心統》)消痔千金散搽大便諸痔腫疼不已。

孩兒茶(五分) 冰片(半分) 熊膽(二分) 甘草(三分) 赤石脂 黃連(各三分) 寒水石(五分) 硼砂(一分)
上為細末,豬膽汁調搽,或入膽內以竹管內,以線縛口緊,插入肛門內 之,自然痔病愈。

半夏散 治痔初生,急以此藥治之。

半夏(生搗末),先以生薑自然汁洗肛門,後以半夏末泡湯洗之,不過三五日自愈。

龍腦散 治痔漏熱痛。

鯽魚(一枚破開去腸雜,入穀精草填滿,用麻皮縛定,以泥固糠火 存性)
上為細末,入龍腦少許,蜜調敷之。

熊膽膏 治痔極效。

熊膽(五分) 冰片(一分)上細研,井花水調,雞翎掃痔上。

水銀棗子膏 治蟲痔癢痛不止。

水銀(一兩) 棗肉(二兩)上和研,水銀不見星,捻如棗核狀,薄綿片裡內肛門中,明日蟲出。若痛,加韶粉三分丸內之。

豬膽膏 治痔。

豬膽(七枚取汁)用粗碗盛炭火熬成膏,以單紙攤敷,先用槐根白皮煎湯洗痔,後敷藥。

拔毒散敷痔腫痛。

大黃 黃柏 白芨 石膏 黃芩 黃連 白蘞 梔子 朴硝為末,以井水調塗患處。

蝸牛膏敷痔極效。

蝸牛(一枚,負殼有角者) 冰片 麝香(各少許)上同研末,以瓷器盛,次早取汁敷痔上。

水澄膏凡枯痔必用此護肉。

白芨 鬱金(各等分)為細末,以湯洗痔淨側臥,用新水和蜜盞內調勻,卻入藥末調敷肛門四邊好肉上,留痔頭在外,用紙蓋藥,仍用筆蘸水塗紙,令常潤,卻用枯藥。

枯葉方明礬(四兩) 白砒(二錢半) 朱砂(一錢,研)上各研,先用砒末安在鍋內底,次用明礬末蓋砒上用火,令煙盡,其砒盡隨煙去,止借砒氣在白礬中,取出為細末。先看痔瘡大小多少,將礬末抄在掌心上,加朱砂末少許,以唾津調勻,用篦子點塗痔上,周通令遍,日三次,上須是看痔頭顏色,欲其轉焦黑色,乃取落之,漸至夜有黃水流出,以多為妙,此乃惡毒水切勿他疑。次日看痔頭有縮一半,若更止藥一二日為好,若年高人因外腎牽引疼痛,可用人以手火烘熱,於大小便熨之,其痛自定。如換時用新瓦器盛新水或溫湯,在痔邊以筆頭醮水,或輕輕刷洗,舊藥去卻上新藥,仍用護藥,直至痔頭焦枯方可住也,次用洗藥。

(《集成》)護肛膏白莖 石膏( ) 黃連(各等分,為末)上以雞子清調如膏搽上,剪油紙如月樣,圈痔護四旁好肉,一次洗一次換藥。

翻痔藥 治內痔必先以翻痔藥,取出腸頭,方可用枯藥。

草烏(不拘多少)為末津調敷肛門內,其痔即翻出。

金寶膏 漏瘡用之能去腐肉,而不傷良肉。

桑柴灰(五碗,用沸湯十碗淋汁,用草紙一層皮紙二層放箕底,次放灰上面淋洗)穿山甲(二兩) 信(一錢另研) 杏仁(去皮七枚同末研塗穿山甲) 辰砂(一字)粉霜(一錢半)上將灰汁澄清,下鍋煎滾下甲末候煎乾,一半,下麝、次下粉霜,乾及九分,下辰砂候成膏,下鍛石以成塊為則,密罐收勿見風。

三品錠子 去十八種痔漏,其效如神。(方見外科理例下。)(危氏)五灰膏 治臟腑一切蘊毒發為痔瘡,不問遠年近日形似雞冠、梅核、牛乳,或內或外,並皆治之。此方親傳之劉叔茂,累試極驗。

蕎麥灰(半斗許) 荊柴 老杉枝 山白竹 雜硬柴(各截二尺長劈成片,各取一束晒乾,火燒成炭,置密壇內自死)上炭以水煮取炭汁,又用酒漏以布帛實其竅,置蕎灰於酒漏內,以炭汁淋之,然後取汁,於鍋內,慢火熬,約有一小碗,候冷,入鍛石國丹調成膏,以瓷罐貯之,上用鍛石敷之,勿令泄氣。臨用時去鍛石,以冷水調開,令病患洗淨痔瘡,仰臥搭起一足,先以濕紙於瘡四圍貼護,卻用竹篦挑藥塗痔上,須臾痛息,用紙揩去藥再塗,如此三四次,要痔瘡如墨樣黑方止。以水洗淨,每日常置冷水一盆,以蔥湯和之,日洗三五次,六七日後膿穢出盡,其瘡自消。

(《秘方》)玉紅散 治諸痔。

砂(二兩先燒在鍋內,次用明礬放 上,火 枯,以煙盡為度,用礬為末) 明礬(二兩) 朱砂(四錢,另研)上為極細末敷,痔乾,用津調貼,濕乾敷上。

辰砂膏瓜蒂(為末三錢) 密陀僧(二錢,另研) 朱砂(五分) 冰片(少許)
上為末,乾以唾調敷。

代針膏枳殼(二錢,大者去穰) 巴豆(半兩,去皮)上將巴豆裝在枳殼內合縛定,放罐內醋煮乾,將二味晒乾研末,用絲綿蘸濕展藥敷瘡上及根底,痔去再不可用,只用生肌散。如頑漏日久,以津調敷瘡口,敗肉自去。

易簡諸方

《濟眾方》︰治痔瘡如蟲齒,以刺 皮燒末,以香油和敷之。

又方︰治痔血不瘥,以刺 皮為末,空心米飲調下方寸匕。

一方︰治五痔下血不止,用杏仁去皮尖,水一升研,濾汁煎減半,投米煮粥溫,空心食之。

一方︰治腸痔大便常血,赤小豆一升苦酒五升,煮豆熟出乾複內酒中,候酒盡為末,酒調方寸匕日三服。

《聖惠方》治翻花痔,用馬齒莧一斤燒灰細研,豬脂調敷。

一方︰用乾木瓜為末,鱔魚身上涎調敷以紙搭之。

一方︰用枇杷葉蜜塗炙燥為末,烏梅肉焙燥為末和勻,先以痔洗淨,次以藥敷之。

《肘後方》︰治漏用蜂房,(炒令黃為細末。)每用一錢,臘月豬油調敷瘡上。

《千金方》︰治痔,用臘月牛血脾一具煮熟食,瘳。忌鹽、醬,未瘳,再食。

一方︰治五痔,五月五日采蒼耳葉,(陰乾為末。)空心米飲調服方寸匕。

一方︰治痔漏膿血不止,棕櫚花晒乾為末,空心米飲調下三錢。

《食醫心鏡》︰治痔 瘡,鴛鴦一只煮熟,細切,以五味鹽醋調和食之,或空心和羹食尤妙。

一方︰治雞冠痔下血,用嫩槐葉(一斤),蒸如茶法,研末,空心調下二錢。

一方︰用鯉魚膾和薑 煮汁食,忌冷物。又方用鯽魚作羹食。

一方︰用羊蹄根葉一碗爛蒸,油鹽調食之。

一方︰治五痔不以年月久新,用枳殼為末,煉蜜丸,梧桐子大,空心米飲下二十丸。

一方︰用河邊水漂楊柳根上赤須,不以多少,煎湯洗極效。

一方︰用大甘草八寸,以長流水一碗蘸,炙盡一碗水乾為度,銼酒、水各一盞煎一盞,空心溫服。

一方︰用蒼耳子焙乾為末,空心蜜湯調下二錢。

一方︰治痔漏用蒼朮、地榆各二兩,皂角去皮弦一兩,為末,水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六十丸,空心細嚼,糟薑溫酒送下。

《經驗方》︰治痔 有頭,芫花入土根洗淨,木臼搗,少以水和,絞汁於銅銚內,慢火熬成膏,將絲線於膏內渡過系痔,系時微痛,候心躁,痔落時以紙捻入膏藥於竅內,永除根。

一方︰治痔漏,凡患此者,常食榧子妙。

一方︰用豆豉、槐花炒等分為末,水煎一碗服,或作丸子服,亦好。

一方︰用鳳眼草、赤皮蔥、花椒搗碎,漿水煎滾,置盆中,令熱氣薰痔,溫時洗不過數次愈。

一方︰用黑白牽牛共一合炒黃為末,豬肉四兩切細炒熟,與末拌勻,只一次服盡,白米飲半碗,會壓之,下白蟲為效。

一方︰治痔或癢或痛,用甘草、白芷、荊芥、槐花煎湯薰洗。

易簡諸方

氣血下墜,沖突馬痔,既不能坐,又不能行立,惟導引之法可愈矣。

一法︰高枕偃臥,心氣氣定,其腫自收。

一法︰兩手抱足頭不動,足向口受氣,眾節氣散,來去三七,欲得捉,左右側身,各急挽腰不動,去四肢腰上下氣血凝滯,髓內冷,血冷筋急,痔漏腫痛。

一法︰兩足相蹈,向陰端急蹙,將兩手捧膝頭,兩向極勢捧之二七竟,身側兩向取勢二七,前後努腰七,去心勞痔病。

一法︰踞坐,合兩膝,張兩足,不息兩通,治五痔。

一法︰一足蹈地,一足屈膝,兩手抱犢鼻下,急挽向身極勢,左右換易四七,去痔五勞三裡氣不下。

灸法

命門(一穴,在脊中與臍相對,灸七壯,治五種痔漏。)長強(一穴,在尾 上,隨年壯灸之,治五痔便血最效。)一灸法治痔疾,大如胡瓜貫於腸頭,發則僵仆,以荊芥湯洗之,次以艾灸其上三五壯。若覺一道熱氣入腸中,大瀉鮮紅血穢,一時許痛甚,後其疾乃愈。

一治痔初起,痛癢不止,以舊布鞋底烘熱,頻頻熨之痛癢處,冷則再烘熨,其癢立止。

脫肛候

脫肛候

病機

丹溪云︰屬氣虛與熱。子和云︰此大腸熱甚,或用潤瀉及用力過多,認兒叫呼並丸藥大下及久痢努出腸頭,故致脫肛之病也。治各有方,不可執一。肺與大腸為表裡,故肺經蘊熱,則肛門閉結,肺經虛寒則肛門脫出,久則下陷而滑脫也。

治法

《內經》曰︰下者舉之,滑者澀之。此治脫肛之意也。故丹溪每治此証以人參、黃耆、芎、歸、升麻之類以升之補之,以五倍子、訶子之類以澀之,未有不愈者。

藥方

(東垣)補中益氣湯 治久久瀉痢,及產後氣虛下脫而肛出者。(方見內傷門。)

釣腸湯 治腸脫風寒虛滑。(方見痔門。)(《集成》)釣腸丸 治脫肛。

白朮 黃連 甘草 白芍藥 桔梗 人參 白茯苓(各等分)
上為末,醋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飲下。

(《三因》) 皮散 治肛門脫出,或因洞瀉,用力太過。

皮(一個,燒存性) 磁石( ,各一兩) 桂心(半兩)上末,每服二錢,空心米飲下。《肘後方》加鱉頭一枚燒灰入。

香荊散 治大人小兒脫肛不收。

香附子 荊芥穗(各等分)
上為末每用三五錢,水二碗煎五七沸,熱淋洗。

一方 用五倍子末三錢,明礬末二錢,水二碗煎沸熱洗立收。

一方 治脫肛出三五寸者,先用倍礬湯洗過,次用赤石脂為細末,以油紙托上,四圍皆摻之妙。

(《百一》)紫蕺膏 治臟熱肛門脫出。

紫背蕺(一大把,一名魚腥草)搗如泥,先用朴硝水洗,次用此藥坐肛門下。

一方 用槐花、槐角等分為末,以豬膘去皮蘸藥炙而食之。

(《三因》)聖散子 治脫肛不收,用浮萍草為細末,乾敷上。

易簡諸方

《道藏經》︰治脫肛用烏龍尾(即梁上倒掛塵,同鼠糞為末,)燒煙於桶內令患人坐上薰之,數次即愈。

一方︰用龍骨、木賊灰二味和勻為末托上。

一方︰用桑葉、桃葉煎湯入礬末洗之愈,頂心上以蓖麻搗膏貼之,再不下脫。

《聖惠方》︰治脫肛,用虎骨燒為末,湯調方寸匕日三服。

一方︰用蓮蓬殼一對,橡碗(二十個,)搗碎煎水數沸,入朴硝熱淋洗。

《乘閑方》名黑聖散︰治脫肛疼痛,用大蜘蛛一個,瓠葉重裹,線系定,盒子內燒令黑色存性,取出細研,入黃丹少許同研,每用蔥椒湯入礬煎洗淨,拭乾後將末藥摻軟帛上托入妙。

一方︰用鍛石炒熱,以帛包裹,令患人坐其上,冷即易之。

《集驗方》︰治脫肛年久不愈,以生鐵二斤水一斗,煮取五升去鐵,以汁洗之,日再洗。

灸法

長弦穴(炙三壯愈) 臍中(隨年灸) 百會(一穴,在頂中灸三壯,治小兒脫肛。)